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政协概况 政协提案 政协委员 界别活动 机关建设
  今天是: 站内搜索
  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列表 > 文史纵横

卜奎钩沉之六——齐齐哈尔文化流人的第二次重大集结
 
发布时间:2013-10-09   来源:市政协   【浏览次数:3999 次】
 

张守生

 

经过乾隆时期多次对流人政策的调整,嘉庆年间,清廷向齐齐哈尔流放的人犯不仅数量大减,成分也与以往有很大不同。这一时期,流放齐齐哈尔者多为满人,有皇室、宗亲、官员、太监,以及因贪污案、教案而被判死刑后减等的“罪犯”。其中的文化流人有:刘廷耀、保泰、龚光瓒、王霖、程、刘凤诰、章汝楠、宋树谷、汪皋鹤、史堂、黄道煚、邱庭漋、吕景儒、魏耘圃、戴裴谷、李慎吉等。他们与从京城派至齐齐哈尔任职的部分官员一起,形成了一个文化群体,无论在数量方面还是在活跃程度方面,都把齐齐哈尔文化流人集结的氛围推向了高潮。

在文化流人第二次集结过程中,齐齐哈尔文化领域发生了四件大事。

第一件大事是汉官学的出现。嘉庆元年(1796),在黑龙江将军永琨的倡导下,由水师营四品官果德兴具体组织实施,创办了第一所传授汉文化的公立学校——齐齐哈尔汉官学。说是汉官学,实际上除了教师的酬金由官府支付外,学生所需费用全部自理,所以又称义学。首批学生是从齐齐哈尔八旗子弟中挑选出来的,定额20名,校舍在原御史府空舍(今督军署)。汉官学第一任教师是流人龚光瓒,第二任教师是流人王霖,第三任教师仍旧是龚光瓒,第四任教师是由户部前来任黑龙江将军衙门银库主事的流寓人士、满族学者西清。

第二件是红豆山房的出现。红豆山房原是一座庵房(地址在今建华区政府东南三百米处左右),乾隆末年曾为流人保泰(原为驻藏大臣)居所。保泰赦归后赠与流人龚光瓒。在这里,流传着龚光瓒之子——九岁神童龚宝与黑龙江将军那启泰之间交往的故事。龚光瓒赦归时,把房子卖入官府,而官府又将其卖与前来任职的西清。西清回京后,红豆山房又复被官府买回作为来齐齐哈尔任职主事们的“公寓”。由于红豆山房涉及两位流人、一位流寓官吏、一任将军,因而特别传奇。

第三件是海粟亭的建立与修缮。海粟亭是由流人刘廷耀在乾隆四十八年(1783年)修建的,当时亭上有其自书的“霞蔚云兴”匾额,但亭子当时并没有名字。同时期因甘肃冒赈案被流放的安定知县黄道煚襄助,也书写了“浮幻因缘”匾额,使这里具备了强烈的文化气息。嘉庆十三年(1808年)春天,在黑龙江将军衙门任银库主事的西清见亭子破败,拿出一个季度的薪俸加以修缮,并留下了“海粟亭”之名(此亭原在齐齐哈尔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附近,已毁),一度成为流人聚集的场所。

第四件是大量文化成果的呈现。此次文化流人“集结”期间,成就了大量的文化作品。如程的戏剧《龙沙剑传奇》,为黑龙江历史上的第一步戏剧;王霖的组字《万字文》(传说未成稿),以四字一组,是在三字经基础上的创新;程煐、刘凤诰、魏耘圃、戴裴谷等人的诗文,以及流人书写于各个寺庙或其他建筑里的若多墨宝等,共同构成了当时的文化符号;而西清的《黑龙江外记》则成为所有流人生活状态的原始记录。

从目前掌握的资料看,齐齐哈尔文化流人的第二次集结具备以下几个特点:一是集结历时较长,前后历时20余年。有核心人物刘凤诰、程煐等。三是有活动场所,如海粟亭、汉官学学舍等地,成为当时齐齐哈尔人瞩目的焦点。此次的文化流人“集结”比康熙、雍正之交的齐齐哈尔文化流人的第一次集结具备了一定的传承性。只是因为清廷流人政策的多次调整、汉官学的衰落、红豆山房主人的归去,使得这种传承失去了可能性。四是有官员的参与。从史志记载看,以黑龙江将军为代表,如永琨、傅玉、那启泰、观明、斌静等,他们对文化流人较为看重,延请流人或出入幕府,或执教学馆,尽可能地发挥流人作用。同时,还注重齐齐哈尔地方文化教育的发展,通过办学、开展诗词唱和活动等,无论从主观上还是客观上,都对文化流人的集结起到了推动作用。

从文化传承的角度看,齐齐哈尔文化流人在“第二次集结”过程中可谓成果丰硕,为齐齐哈尔积淀了厚重的文化底蕴,也为今天我们深入挖掘流人文化资源,发展旅游文化事业留下了宝贵的财富。

 
【打印此页】 【顶部】 【关闭窗口】
 
地址:齐齐哈尔市新明大街27号 版权所有:政协齐齐哈尔市委员会 电话:0452-2793435
主办:政协齐齐哈尔市委员会办公厅信息科 黑ICP备09012227号 本站总访问:3753053人 技术支持:软件